11选5任选2万能组合 > 三维 >

教育题材的三维砝码教育&现实&娱乐如何维稳并重?

2018-07-26 05:19

  教育题材一直不温不火但也长期存在于荧幕之上,时而有个别剧作“初出茅庐”点缀着久违的教育问题,但对于题材丰盛的电视剧市场永如蜻蜓点水,唯有涟漪不见波澜。

  近期主打亲情观察励志的教育题材类综艺节目《我家那小子》与新一代青少年健康成长心理释放表述节目《少年说》一起,为教育题材综艺点亮明灯。

  而热播剧《陪读妈妈》则是以“陪读”为视角讲述当下留学教育与家庭生活碰撞的问题,在现实回归呼吁下,教育题材再次荣登荧幕,也迎来话题关注。

  当现实题材的呼声与教育问题的热议一起,教育题材类型的剧作似乎有扭转现状的局势。

  尽管教育问题一直长期备受关注,但这一领域的电视剧与综艺却不见多,较早关注教育领域的《十六岁花季》甚至还是上世纪的事,而后教育题材类的剧作几乎长期处于沉寂状态。

  直到近几年逐渐登上荧幕的《虎妈猫爸》《小别离》以及近期热播的《陪读妈妈》,将这一题材再次带入观众视野,教育问题从而也再次引人深思。然而相比于综艺而言,在教育题材上,电视剧似乎更易表达也更真实。

  相较于情景喜剧与综艺类型的教育题材类型,教育题材剧没有强烈“娱乐性”的驱使,其制作上也更加游刃有余,而本就要求现实性与教育性并重的教育题材剧作不免占了上风。

  但“教育性”的躯壳也使得在中国这个“现实疾呼”教育问题的当下,沉寂了很长时间,背着沉重躯壳的教育题材剧发展缓慢而略显艰难。

  在“没有道德目的唯有道德影响”的创作目标驱使下,教育题材剧有现实价值更有创作难度。

  面对着观众呼吁与集体关怀,以及政策的现实题材鼓励并进,教育题材剧渐渐浮出水面,有如春笋般接踵而来。在接下来的待播剧中,同样是教育题材的《带着爸爸去留学》、《小欢喜》、《少年派》也将登上荧幕。

  从早期《陪读》到《陪读妈妈》,时代在变化,教育题材剧的创作内容也随之改变,教育题材似乎迎来了“天时地利”。少有的教育题材综艺《少年说》视角独特,以孩子为叙述者,通过节目说出自己的“不易”心声,而《陪读妈妈》也再次激活了父母“良苦用心”的表达立场。

  电视剧作为艺术作品,这对于教育题材而言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大量的教育问题值得关注,而在现实题材的呼吁之下,其艺术作品所具有的“镜像”映射作用更能将这一社会问题映入观众眼球。

  相较于教育题材类的综艺,电视剧作品更符合这一题材表达。一方面由于综艺节目所带有的“强娱乐性”对于教育题材而言,有了太多“镜头语言”的成分,其自身绕不过去的话题属性与热度追捧也很难抛开收视谈情怀。

  电视剧作为“慢成品”,有着时间的考量与检验,其引发的深思可能不是一时轰动而是长期存在的。在现实题材的呼吁下,教育题材电视剧有了敢于表达的空间,因此,借着现实光环的电视剧著作或许更加能够反映真实。

  但不可避免的是,“快时效”的综艺节目与“慢成品”的电视剧作品各有忧伤。电视剧由于其时效性,对于教育话题而言,只能是站在现实积淀上的引人深思,而其担当的“教育引导性”也就难以考量。

  尽管影视剧大都天生离不开娱乐性,然而综艺节目或许更甚,除了娱乐性,话题引爆才是是综艺的最终目的。娱乐属性驱使下的综艺节目在教育题材上最终殊途同归,贩卖娱乐成为节目的价值引领。

  尽管亲情观察节目《我家那小子》的定位是一档纪录片式的真人秀,但纪录片与真人秀本就是一对难以糅合的名词,纪录片无法“真人秀”,真人秀也很难“纪实”,这是人尽皆知的道理。

  不管是节目的预先设计与制作安排,镜头记录下的“明星生活”在局部真实与整体真实上都显得太过艰难,相较于节目所定位的“励志”“纪录片”,节目或许呈现更多的是“明星”真人秀的表演成分。

  而作为一档述说少年心声的综艺节目《少年说》,尽管在呈现真实上不可置疑,但强行加入的“弹幕”与“配乐”,也不免让人对节目的“娱乐造势”发出疑问,本就以展现真实为目的的节目,强行加入想象的画面几乎成为综艺节目想要吸引话题而又不落俗套的另样表达。

  综艺节目自带的娱乐属性很难迎合对于青少年成长的真正关怀。当节目组搭建的“吐槽台”红遍网络之后,节目的热度带动着节目背后的商业利益,也不免让人深思节目的发展走向是“关怀”还是“夺人眼球”。

  如果节目紧靠“吐槽”延续,话题性很难重复,节目热度也就很难稳住,这几乎成为综艺节目不现实而又难以抗拒的真实原因。

  伴随着《少年说》节目的爆火,一些打着“倾听”为由的商品、店铺等倾述平台诞生,以“倾述”为导向的节目影响成为主要的变现流,而节目所要引发的父母、乃至社会深思却未得以重视,是节目的失败,也是资本获利的再次成功。

  文艺作品绕不过去的娱乐性与教育题材难以逾越的教化性一起,将教育题材类型的文艺作品镶嵌在二者之间,而呼吁回归现实的创作要求更是将教育题材剧推向“带着镣铐跳舞”的最佳范本。

  兼具媒体属性的电视媒体,至少具有新闻信息功能、文化娱乐功能,以及社会教育功能和社会服务功能等,但电视剧作为大众文化娱乐商品,它的文化商业特性也就不得不成为最首要的特性。

  在人们的文化观念和价值观念都发生深刻的变化的当下,对于文化艺术的教化性和娱乐性,争执就更显激烈。教育题材剧或许更多的是秉承着发人深省的功能存在于荧幕之上,最终约束其发展的现实属性成为这类作品优良与否的考核标准。

  作为一档教育题材类型的电视剧,故名思义不能忽视其教育功能,然而教育功能反映在电视剧作品上则是对“寓教于乐”有了更高的要求,如何平衡其教育性与娱乐性,成为教育题材剧作或综艺节目最终的把关因素。

  电视剧作品可以凭借媒介自身强烈的感染属性,使观众的情感自觉的介人,从而在强烈的心灵震撼中达到艺术审美与教化领悟的统一,或许才是真正的成功之处。

  但对于影视作品的创作而言,要达到“寓教于乐”的目的并不容易,基于现实的教育题材必须深耕于现实生活之中,而教育与娱乐的兼顾却很难把握。

  教育题材类型作品在教育、娱乐以及现实的三维砝码上,如何兼顾、平衡、并重,成为其发展过程中不可逾越的鸿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