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任选2万能组合 > 纯艺术 >

红胶囊的狗脸人生 回归纯艺术

2018-07-14 05:27

  插画家红胶囊是图文界千禧年前后的当红炸子鸡,他将自己在感情中的起伏化为作品,抚慰许多为情所困的心灵,还红到跨足演艺圈,在爱情偶像剧轧一角。然而2006年之后,他却一度不堪负荷,彻底从镁光灯前消失。

  红胶囊说,「在那之前我几乎来者不拒,配合度很高,大家叫我做什么就做什么,甚至常常被骗。我非常需要独处,但那时几乎没有静下来思考、创作的时间。」

  红胶囊本名郭宏法,自2008年以来,他投入纯艺术创作,作品《Gua Keo MD》是他的最新作品,画着造型可爱的牛和马,还有跳跃的音符与狗脸娃娃。狗脸娃娃曾是他少年维特时期的惆怅出口,如今却是全心沉浸在创作的艺术家。

  红胶囊笑着说,「我认为创作者应该要退到后面,变成观察者,才能专注创作,他不习惯自己变成画的焦点,因此一直想防堵狗脸娃娃出现在画里,但他还是冒出来了。所以我故意把他眼睛画得很小,代表我现在愈来愈小气,愈来愈不想把时间和精神浪费在其他事情上。」

  红胶囊从小就像个过动儿,过盛的精力从画笔宣泄,当兵时,高中同学、图文作家可乐王在报社当美编,副刊画不完的插画找他帮忙,就这样意外开始了他的图文创作,「那时报纸插画通常不过名片大小,我把纸塞在胸前的口袋里,有空就拿出来画,每刊出一张,我就赚到一天假。」

  后来意外因插画而走红,甚至演出偶像剧,「直到朋友带我接触佛教密宗,我才回头来关注自己。」沉潜的那段时间,红胶囊一边修行,一边画了30几张佛像,「画佛像对我来说是磨练,像是我画了很多愤怒尊,乍看之下还好,但必须照着样子画,不能太出格。」

  问他以前画插画、图文跟现在的画纯艺术有什么不同?红胶囊坦率地笑说,心态不一样了,「虽然插画跟图文很受欢迎,但以前年轻不懂,总在心里想着简单画,能赚钱就好。现在报应来了,画压克力画一张比一张复杂。」

  拔管、废死、同婚等诸多危机待拆解!新闻透视-一切为选举 内阁政策急转弯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

  发言涉及攻击、侮辱、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社会正义、国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内容,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

  请勿以发文、回文等方式,进行商业广告、骚扰网友等行为,或是为特定网站、blog宣传,一经发现,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且未经证实、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不实谣言等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图片)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商标、专利等权利;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產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

  违反上述规定者,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锁帐号!请使用者在发言前,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谢谢配合。